陈民的父亲在陈民六岁那年老婆病死后,就到沿海地区去打工,至今已整整十年,
  陈民在家跟奶奶生活,现在奶奶也过身了,靠父亲寄回的一些钱和自己在生产队干活
  的工钱,他在村里的生活还是挺不错的。而与他一墙之隔的六婶前几年因六叔生病借
  下钱治病,六叔死后,她的女儿林珍就到外地打工挣钱还债,去年刚好也到陈民父亲
  所在的城市,为此,六婶常过来托陈民给女儿写信。由于是邻居,一来二去,陈民就
  与六婶搭伙吃饭了。六婶其实才38岁,嫁给六叔近20年,没有过过好日子,因为六叔
  是个老病号,一年365天有300天是躺在床上的, 只有一个女儿---林珍。林珍前年到
  外地打工时才16岁, 每月都能给六婶寄100多元回来,由于六叔看病花钱太多,借下
  的债还要一段时日才能还清,所以,六婶也承包耕种几亩山地。陈民在生产队管电,
  有空就帮六婶干些农活,慢慢两人的关系就有些变样了。那是一个雷雨天,陈民上山检查
  电线,回来的路刚好经过六婶的承包地,六婶在
  地里除草,见陈民路过就叫他歇一下喝点水后再走。谁知一会倾盆大雨来临,天上黑
  压压的雨云象一顶大帽压在头上,山风夹着豆大的雨点横扫山坡,陈民和六婶让大雨
  困在山坡上的小草棚里,雨水打湿两人的衣服,潮湿的衣服紧贴在身上,在灰暗的棚
  里,陈民看到六婶那依然惹火的身材,乡下人不用乳罩,两陀肉峰在她胸前幌动,圆
  圆的屁股仍象那些青春少女一样向上翘,陈民的下体不自觉地竖了起来。这时六婶对
  陈民说:小民,将衣服脱掉吧,不然会受的凉的!说完就先将身上的衣服脱掉。一个
  雪白苗条的裸体在草棚的暗光中闪现,接着另一个赤裸健壮的身躯也在暗光中显现,
  再接下来,陈民那粗壮的阴茎就插进六婶久旷的阴道里,外面暴雨仍在下,草棚里春
  意泱然,陈民粗壮的家伙不停地在六婶的阴孔里抽动,外面的凉风暴雨早让两人的那
  火热的爱淹没......。一直到天黑,雨小一点后两人才分开穿好自己的衣服悄悄回家,
  那天晚上,吃过晚饭后,六婶就悄悄溜进在陈民的小房间在床上软软地躺着,那一对
  混圆鼓涨的乳房在让陈民雄壮的胸膛挤压着,下面那湿润的阴孔正让他火热的阴茎插
  进去,她正发出欢愉的呻吟,再次享受男性器官冲击波的滋味。
  就在六婶与陈民尽情享受性乐趣的同一时间里, 在沿海X城市的一间出租屋里,
  林珍正分开双腿将自己青春的阴户露出,陈民的父亲陈海那巨大的阴茎正在她的两片
  阴唇磨擦,林珍嘴里发出愉快的哼声,当陈海找准她的阴道小口一用力将那巨大的家
  伙顶进去时,她呀一声双手紧抱陈海的背,手指甲将他背部划出几道痕迹.....。
  原来林珍在另一个城市打工是作"发廊妹"几年下来,也不知让多少男人睡过。去
  年在原来的城市呆不下就转到陈海所在的城市找工,刚开始也是在发廊干,一天陈海
  刚好去她在的发廊理发,见到后,知道她的处境,就将她带到自己的公司----一个小
  搬家服务公司给她一份收发工作。并带她回自己的出租屋,那天晚上,为许多男人服
  务过的林珍在床上为年纪可作父亲的陈海进行她过去常作的事-----脱光了仰躺在床
  上,让陈海进入自己的身体内,陈海得此娇嫩的姑娘,那晚如获似宝。那很久没有在
  女人身上使用的阴茎一晚两次进入林珍的阴孔里,弄得林珍呀呀直叫:你真象一只饿
  虎,干得我的小妹妹差点坏掉!
  这边六婶变成陈民的老婆,那边林珍成了陈海的小妻,一边是父子,一边是母女,
  这两对奇怪的婚配正在两个地方继续进行着,每天晚上,六婶都偷偷溜进陈民的房间,
  对陈民履行老婆的职责,让陈民那年青的阴茎不停地进出她成熟的阴户,而在陈海的
  出租屋里,一张单人大床上,林珍为陈海献出青春的阴户。
  时间一天天在过,陈海,陈民两父子在六婶,林珍两母女身上勤奋耕耘开始有回
  报了,这母女俩的肚子都开始鼓起了,这边六婶在和陈民商量,为不让村民知道,要
  一起到陈海处躲避。那边,林珍正不知如何将自己与陈海同居并怀孕的消息告诉六婶。
  两天的火车将六婶和陈民带到X城市, 陈海和林珍一道来车站接车。在回陈海住
  处的路上,六婶仔细打量林珍的身体,她看得出,自己女儿的身上已经种下别人的种子。
  林珍也在打量母亲,她发现母亲好象是有些发胖,小肚子有些隆起,会不会因父亲过世,
  在家里耐不住而让男人骗了身子。陈海和陈民两父子却高兴地互相问候对方的生活,
  全然不知两个女人在想什么。
  在陈海的住房里,林珍象主妇一样煮菜、煮饭,六婶看在眼里,心想这事若是真的,
  自己的身份就尴尬了,既是岳母娘,又是儿媳妇,怎么办?那边,陈海正帮林珍在厨房
  里做晚饭,陈民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六婶走过去坐在他身边,轻声说:小民,我看林
  珍的男人会是你父亲。陈民一听马上笑起来:那好呀,我有一个新妈了。"好你个头,
  林珍是你新妈,那我是你的谁?""你是我老婆,....不对不对,林珍是你的女儿,又
  是我的新妈,那你....真的不知该叫什么。"晚饭后,陈海对她们母女说,今晚你们
  睡一个房间,陈民和我睡一个房间,好让你们母女说说话。
  晚上,四周静悄悄,房间里,林珍躺在母亲身边让母亲摸着已经三个多月的肚子并
  将这些年来的日子一一告诉母亲,当六婶知道林珍的肚子是陈海经手的时,叹了一声
  说:妈今天看到你的样子就已经料想到了。这下可不知如何是好了!林珍说:什么如何
  是好?我们已经商量好准备结婚的。六婶说:你们结婚可以,那我可怎么办?我身上可
  怀上陈民的种子啊!林珍一听呆了,忙问:妈!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让他强奸了。六婶
  说:不是,妈看他可怜,一个人不懂得照顾自己,就和他住在一起的。林珍说:住一起
  也不用怀上他的孩子呀?六婶说:妈还不是和你一样,男人的家伙一进去就软软的,什
  么也不知道了,他们喜欢怎样就怎样。林珍问:妈,那你的是几个月了?六婶说:我的
  刚两个多月,预产期在十月,比你迟一个月。林珍说:妈那你们就不要回去了,我们一
  起在这生也好有个照顾。一会,六婶问:亚女,你怎么这样不小心,让小民他爸给将肚
  子弄大的。林珍说:你不知道他的厉害,他那家伙又粗又长,一进我里面我就软了,妈
  你那小民又怎样?六婶说:他比他爸年青,又有力,他的家伙不很长但很粗,象支手电
  筒,开始很难进我的身体,要慢慢涨开我的阴道口才插得进去,一进里面就涨得我软软
  的很舒服。林珍说:妈你是生过我的,那阴道应该宽一点才是。六婶说:我生你时,
  是剖腹产,阴道还是象没有生过的女人一样。所以让小民涨得我很舒服。
  隔壁房里,陈民开门见山地对父亲说:爸!我就实说了,我知道你已经和林珍住在
  一块并有孩子,但我也和六婶同居好长时间,现在也是怀上孩子了,刚才吃饭前,六婶
  问我怎样办,我想了一下,干脆就我们结婚算了,我仍是你的儿子, 林珍就是我的后
  妈,六婶叫回她的名字---陶红,也就是你的媳妇,只是委曲陶红要叫自己的女儿为后
  娘。我想陶红不会介意的。陈海说:这样不好,六婶叫自己女儿为娘是不行的,干脆什
  么都不叫,你叫我作哥,我叫你作弟,她们姐妹相称不就解决了。说完,两人起床走到
  隔壁房把六婶两母女叫起,四人在客厅里坐着,陈海抱着林珍,小民抱着六婶一块商
  量着他们的未来。陈海对六婶说:你本是我的岳母娘,但现在你身上又怀上我儿子的骨
  肉,我就不叫你作岳母了,林珍是我的所爱,小民是你的所爱,我们四人都找到自己的
  所爱,我和你都是上些年纪的人,我在林珍身上获得我失去的过去,你也在小民身上得
  到青春的补偿。就让他们这些年青人帮一帮,让我们的性生活更好些,这点恐怕你会同
  意吧!好,春宵一刻值千金,你们在那边房间休息,我和林珍在这边,大家早些休息。
  灯一灭,在用薄纸板分隔的两个房间的床上,陶红(六婶)光着身子让陈民干得正
  喘大气,那边,林珍在陈海的身子下发出欢愉的叫床声,两边的声音大家都听得见。第
  二天早上,四人都起床在房间门见面的初期还有些不好意思,吃早餐时,陶红轻声对林
  珍说:他的家伙很厉害吗?晚上听你叫的那样的大声。林珍说:你不也一样,舒服的喘
  气声我都听到了。陈海笑着说:你们两人都不要说了,反正大家都知道是什么回事,放
  松些让自己舒服些不好吗?今天是星期日,公司没活干,你们刚来,我们不如在家休息
  一天。出外还要花钱。林珍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过去做"小姐"时,有时一晚让五六
  个男人轮流干,有时几男几女一起混战。这时,她摆出老大姐的派头说:今天我们在床
  上过,大家都不起床,看谁干得久些。小民更激进的说:干脆我们一起在一张床上干,
  这样比赛才有趣。陈海和六婶还有些犹豫,那边林珍和小民已将衣服脱光在床上等他们
  来了。陈海和六婶互望一眼,慢慢地将身上的衣服脱下,陈海看到六婶那高耸的双乳和
  腹部那剖腹产的刀痕以及小腹下那浓密黝黑的阴毛,六婶也看到陈海那长长的阴茎,他
  的阴茎不及小民的粗,但长。床上,陈民的手已经不安份地伸在林珍混圆的双乳上,看
  到他们进来后才收回。于是,在林珍为陈海弄硬他的阴茎时,陈民的家伙已经硬硬地进
  入六婶的身体内。林珍说:妈,你们真快。小民说:你想快些就用嘴帮我爸啦!林珍翘
  起屁股跪在陈海前面用口含弄着陈海的阴茎,陈民看着林珍那向着自己这边的阴户,突
  然从六婶身上将粗壮的阴茎拔出一下就插进林珍翘着的屁股里,林珍呀一声大叫:好舒
  服,快用力。将陈海的阴茎放下只顾和陈民最作爱去了,六婶看到这样就只好分开大腿
  将自己的阴户套在陈海的长阴茎上,一上一下地活动,慢慢地,陈海的家伙也硬硬地顶
  着六婶的阴孔,两人也舒服地深吟着,那边林珍和陈民已经滚在地上干,林珍一边深吟
  一边说:怪不得我妈让你一插就什么都不记得,原来你的家伙是这么好玩的。四人都完
  事后,林珍躺回在陈海怀里,六婶却让小民抱在椅子上坐,陈民的家伙正从下往上插在
  她的阴道里,她软软地抱着小民的脖子,身体随着小民的抽动而动。口里轻轻地哼着。
  林珍正让陈海摸弄着双乳,看到她妈在小民身上的动作就对陈海说:我也要象他们那样
  做。陈海毕竟是50岁的人了,刚在六婶身上发泄完,根本无法马上硬起来,只好认输。
  林珍走近母亲身边说:妈,你也够累的了,让我来吧。于是六婶在陈民身上起来让位给
  林珍,转身走到陈海身边,和陈海互相用手摸弄对方的性器和乳房,一边摸一边看陈民
  和林珍的表演。那边,林珍在陈民的盘弄下,越搞越浪,叫床声也越叫越大,六婶看到
  陈民那粗大的阴茎越弄越硬,就象一支铁笔直插林珍那粉红的阴道口,好一会,陈民才
  将洁白的精液射进林珍的身体里面。完事后,林珍和陈民说:爸,妈,我们四人不如重
  新轮流配对。陈海说:这样作六婶愿意吗?林珍说:我妈都让你干过,有什么不愿意的,
  我看是你不愿吧?陈海让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就说:那你说怎样作。林珍说:我名义
  上仍然是你的太太,我妈也是陈民的老婆。但关门后,我和我妈就是你们共同的老婆,
  一个星期轮一次,你们父子轮流陪我们母女,这样大家都可以得到舒服。
  就这样,四人开始一种外人所不知的淫乱的生活,白天,林珍和陈海父
  子一道去公司上班,陶红(六婶)就在家里收拾及煮饭,晚上,关上门以后,
  四人把灯一灭,就光着身子造屋里活动,反正两个女人轮流让两个男人干,
  有时,陈民在六婶身上干完还不够瘾,转过身子又将仍然硬着的阴茎插进林
  珍那张开的阴孔里。有时,为了刺激两个男人的性欲,林珍还将她在做"鸡"
  时的一些趣事告诉大家。如,有一次,老板带回六个男人,发廊的小姐都出
  钟去了,只剩下她和另一个小姐在,那晚在发廊的小楼上,她和那个小姐轮
  流让六个大男人干,结果,那些男人还干不过她们两个女孩子。她们还没够
  那些男人都不行了,那晚,她们一人赚了1000元。六婶问:你的第一次是怎
  样开始的?林珍说:那是刚到发廊的头天晚上,老板带她和几个女孩子去宵
  夜,餐桌上大家喝啤酒,结果她让老板在酒中下了药,迷糊中跟老板上了床,
  怎样让老板脱掉衣服都不知道,一直到老板将他那根东西奋力插进她的阴口
  将她那紧闭的阴孔钻开挤进并统破她16岁的处女膜,她才知道让男人弄了,
  这时,她尝到下体从没有过的疼痛,大哭起来。老板在她身上说:别哭,一
  会就好,作女人都要过这一关的。老板从她那紧缩的阴道里抽出自己那发烫
  的大家伙起来坐在她的身边,用手揉弄着她高乳尖上那鲜红的乳珠,并叫她
  将双腿分开,露出刚开始长毛的阴门,老板将那硬直的阴茎慢慢插进她的阴
  道口,此时,那紧缩的阴口好像涨大了,老板那又长又大的家伙正慢慢挤进
  去,他的阴茎一下一下地向里插,越进越深,她的阴门也在他的抽动下慢慢
  涨大,于是,她从丝丝的疼痛中感觉到一种新奇的舒服和快感。双手紧紧抱
  着老板的腰,配合着他的动作直到他将所有的精液射进自己的身体,完事后
  老板交给她一粒事后避孕药,叫她服下后去洗身子。以后好长一段时间里的
  晚上,她都在老板的胯下接受他的冲刺,直到有一晚,老板带回一个很帅的
  年青人,让她陪,她才知道自己接客的时候到了。那天晚上,在那年青帅哥
  的怀抱里,她才知道原来男人玩女人的花样真的多,那一晚,那男人教会林
  珍很多好玩的姿势,他的阴茎不停地穿插着她16岁的阴门里,让她感受到青
  春的冲击。第二天,发廊的姐妹都悄悄问她:昨晚很好玩?林珍说完,陈民
  就向躺在自己怀中的六婶问:那你的第一次呢?六婶将脸藏在陈民的胸前小
  声说:我的第一次是12岁,那年学校开运动会,我被挑选去跑步,体育老师
  要我们每天放学后留下训练,一天,同学都走了他还留下我,带我到一间没
  人到的空房间,说让我能跑快些,给我按摩肌肉,让我将外衣脱下只剩内衣
  裤,最后当然什么也不剩光着身子在他的胯下让他作人体按摩,幸好他的家
  伙不粗,插进去不很痛,他可能有些紧张,弄一会就射精了,将精液全射在
  我的阴道口,害得我要在学校找水洗干净才敢回家,后来还让她干了几次,
  最后有一次他在与一年级2班一个9岁的女孩子搞的时候让人发现给抓了,我
  与他的事没有人知道也就过去了。林珍说:妈,那你嫁给我爸时,新婚夜他
  不知道你不是处女吗?六婶说:男人大多不很心细,新婚夜,他们猴急得很,
  一心想马上进入你的阴户,那来得及看你是不是处女,过后才看你的屁股有
  没有血,你预先弄些血的东西在身边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