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芳龄24岁的秦倩虹来说,这是她年轻生命中最幸福的日子,她马上就要结婚了,时间就定在下午5点,这简直让人难以想象,她即将成为刘红军的太太。他们拍拖了差不多有5年并在一年前订了婚,真让人不敢相信时间过得这么快,买房置业,筹备婚礼,过去的一年恍如梦中。秦倩虹5月刚从学校毕业,随即找了一份满意的工作。刘红军27岁,已经在他父亲的公司里确立了地位
  这是个可爱的九月里的星期六,刘红军和司仪都穿着黑色的礼服,伴娘穿着一身蓝色,秦倩虹身着洁白的长裙,格外光彩照人。在愉快的典礼之后,在附近的一家酒店里举行了婚筵,新娘新郎在他们的年轻伙伴和家庭成员的陪伴下尽情欢乐,直到午夜过后,才上楼来到了他们的蜜月套房里面香槟酒使得他们飘飘欲仙,刘红军把秦倩虹抱进了门,轻轻地把她放在了床上。一阵热烈的亲吻过后,她起身进了洗手间,她脱掉了她的衣服,坐在马桶上,排空了她胀鼓鼓的膀胱。在她拿手纸擦净了她的身体之后,秦倩虹拿起一条浴巾,上了肥皂,开始擦洗她那处女的私处,没错,秦倩虹是个处女。以前拒绝刘红军的时候确实有点为难,但现在已经是她可以把她自己全心全意地献给他的时候了。
  她擦干了她的身体,穿上了一条黑色的吊袜带,然后坐下,套上了一双薄薄的尼龙丝袜,在吊袜带上挂好,年轻的新娘又把一件黑色的蕾丝睡衣套在自己的胳膊和头上,让它顺着她那漂亮的臀部滑到了她两条性感的长腿上。她的双脚轻巧地穿进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里。秦倩虹拿起一枝长长的红玫瑰衔在了嘴里。她准备好了,但愿刘红军不要等得不耐烦,迷糊过去或是睡着了。
  打开了浴室的门,她四下张望着。在一盏幽暗的灯光下,刘红军露着上半身坐在被窝里,笑得合不拢嘴。她充满诱惑地走到床边,上去,向着另一边的他爬了过去。他从她的嘴了取下了那枝玫瑰,把她揽在了怀里。她在他的耳边轻柔地对他说道“来吧刘红军,我是你的人了!”听了这话,他转身把她压在了身下,热切地吻着她娇艳的红唇,隔着衣衫抚摩着她的乳头,秦倩虹可以感觉到热情正在自己身体里升腾起来。
  刘红军伸出一只手,慢慢地滑过她的腰际,向下落到了她的裙边上,慢慢地撩了起来,他的手开始摩擦着她包裹着丝袜的大腿。秦倩虹那处女的私处变得又热又潮,她现在想要她的老公进入到她的身体里,去体会那种被爱的感觉。她并没有等待多久。刘红军把手慢慢地滑向了她的阴道口,开始用手指轻轻拨弄着她的阴蒂。这种快感简直让秦倩虹疯狂。她抓住刘红军的手,把他的手指塞进了她的身体里,说“赶快来啊”。尽管对他的新娘的豪放感到有一点点惊奇,刘红军知道她已经准备好了。
  在他慢慢地越过她那晒过日光浴的美丽身体的时候,秦倩虹可以看到他那又长又大的家伙,她这会儿能够感觉到它的头部正慢慢地进入了她的阴部。当她的处女膜被捅破了的时候,秦倩虹仅仅感觉到了一阵轻轻的刺痛,她把她的贞操给了她的新郎。刘红军慢慢地插了进去,直到完全进入了秦倩虹的身体。他的那玩意在她那紧而湿润的阴道里感觉好极了,他开始越来越快地抽动起来。新鲜出炉的刘红军太太从未想到过性爱竟是如此美妙,她的那个地方感觉好得使她简直都要受不了了。刘红军猜到她的高潮就要到了,就加快了一点速度。在他试图要再忍一忍的时候,他的睾丸热辣辣的,但他忍不住了。
  就当刘红军把他那一大堆精液射入了他新娘的体内的时候,秦倩虹的眼里闪着狂喜的光,他那滚热的粘稠的精液冲入身体的感觉把她推过了极点,秦倩虹的身体猛地一挺,她的阴部痉挛着,达到了她的第一次性高潮。一阵阵强烈的快感向她袭来,她一遍又一遍兴奋得尖叫起来。刘红军还在抽插着,她那紧紧抽动着的私处把他的最后一点都挤了出来,过了一会之后,他慢慢地退了出来,躺到在秦倩虹身边,搂着她,两人一起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秦倩虹首先醒了过来。她忘不了她体会到的美妙感觉。她下了床,进了浴室里小便,排空了她的膀胱以后,她又回到了床边。刘红军还在那里光着身子睡着,秦倩虹赞叹着他英俊的相貌,她的眼睛凝视着他那没有挺起的阴茎,昨天晚上,它是如此的坚硬膨大,感觉是如此美妙。她把睡衣从头上脱了下来,任其落到了地上,她慢慢地爬到床上,开始用手指拨弄着刘红军的阴茎,它几乎立刻就有了反应,刘红军也开始动弹,咕哝了起来。秦倩虹俯下身,用她的嘴唇亲吻着这件正在坚挺起来的玩意,她忍不住想要把它含进口中。
  这时候,刘红军醒了过来,开始用手抚摩秦倩虹那赤裸的臀部。这时候,他让她转过来,直到她骑在了他的脸上面。他的嘴唇和舌头开始亲吻、摩擦她的外阴,又移到她的阴蒂,在他热切地品尝着她的淫液的时候,秦倩虹继续吮吸着刘红军的阴茎。这种感觉真不错,但她更想要他的阴茎进入她的身体。
  她停了下来,爬着转过身来,爬上了刘红军滚热坚硬的阴茎,开始起伏上下起来,同时,刘红军也按照秦倩虹的节奏插了起来,他的手指抚摩着她那对丰满性感的乳房。两个人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那感觉真好,狂喜使得她的头摇起来,她拔下来,躺倒在了刘红军边上。他们拥抱着接吻,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已到了必须起来的时候了。
  秦倩虹冲澡的时候,刘红军在刮胡子,等到刘红军冲澡的时候,秦倩虹吹干、梳理好了她暗褐色的头发,考虑着她在到海滨进行蜜月旅行的时候都该穿些什么。
  她想要挑起刘红军不能自已的情欲。她拿出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穿在了身上,然后坐下来,把一双肉色的长统袜穿在了她那修长的美腿上,一条黑色的蕾丝胸罩衬托出她那38D 尺码的乳房。她把一件浅蓝色的V 字领的短袖针织衫套在了自己的胳膊和头上,拉到腰间穿好,又将一条黑色的麻质迷你裙恰到好处地套上,扣上拉链穿好,把她那双可爱的美脚伸进了她的黑色高跟鞋。
  这时候,刘红军已经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火辣辣地赞赏地看着她。在她从他身边经过,走去化妆的时候,他一下子搂住了她,弯过她的身体,给了她一个热情的吻。当秦倩虹在化妆的时候,刘红军收拾好了旅行所需的行李,搬到了秦倩虹的车上。他们结了房间的帐,到酒店的餐厅去用午餐,完了以后,大概正午时分,刘红军就开着车上路了。到海边的路挺远,差不多要8个小时。
  在刘红军驾车行驶在州际公路上的时候,秦倩虹偎依着他。他们轮流在有几分拥挤的环山公路上开着车,过了开头的5个小时以后,在他们改变方向之前的最后一个高速公路休息处,秦倩虹把车开到了路边停了下来,在继续前进之前,他们需要方便一下。就在秦倩虹从马桶上站起身来的时候,她突发奇想,就把她那条蕾丝内裤脱了下来塞进了手袋。回到了车上以后,刘红军坐在了方向盘的后面,他们接着上路,往他们通往海边的岔路口又开了有几英里。道路很直,车辆也出奇地少。
  秦倩虹开始忍不住想要使出她的小花样,她开始亲吻刘红军,她的手摸着他的大腿根。她看见欲火在他的眼中升腾起来,知道他也和她一样渴望那样。慢慢地,她解开了他的皮带和裤子,拉下了拉链。她松开了自己的安全带,把她的手伸进了他的裤子里面。
  刘红军帮着她把他的裤子拉下来,以便拿出他那正在坚挺起来的家伙来。她抬头望了望他,他分明看见秦倩虹眼中蕴含着的爱意和渴望,然后,她又开始舔起他的阴茎头来。他有点控制不好方向了。秦倩虹开始用嘴把他的家伙含得更深了,她喜欢那种把它含在嘴里的感觉,当然,在这个时候,刘红军的感觉也差不了。
  刘红军知道,他要不了多久就要射了,于是,他把车开下了路肩,勉强赶在他在秦倩虹嘴里射出来之前驶入了一间关了门的旧商店前的停车场里面。真是难以置信,她差点被他的精液噎着,但她还是坚持把他含在了嘴里,直到他停止了喷发,软了下来为止。他的精液有点咸味,但同时又有几分甜滋滋的,她舔了舔嘴唇,咽了下去,然后伸手从她的手袋里摸出几张纸巾来,替刘红军擦干净。一阵热烈的亲吻之后,他们重新又回到了路上。
  秦倩虹这时候开始用她的裙边撩拨着刘红军,她慢慢地把它撩了上来,越过了她长统丝袜的松紧袜口,直至将她那诱人的毛丛显现出来。刘红军的右手伸了过来,摸到了并且在她那漂亮的大腿的内侧抚摩起来,当他的手蹭到了她的阴部的时候,秦倩虹在座位里向着她的老公转过去了一点,她把他的手按在了她的身上,她的蜜露开始滴落了下来。他的中指找到了她的爱穴,开始在里面进出插拔起来,时断时续地摩擦着她已极为兴奋的阴蒂。这时候,秦倩虹恍如置身天堂。
  在她接近高潮的时候,她的两腿紧紧地夹着刘红军的手。就在刘红军抬头看路,发现有一辆小面包车越过中线向他们驶来的时候,她的两腿还在一开一合地挤压着他的手。
  刘红军把他的手指从秦倩虹还在悸动着的阴部当中抽了出来,试图转动方向盘,那小面包车已迎面撞了上来。在冲击之下,秦倩虹车上驾驶座上的气囊弹了出来,但是,秦倩虹的汽车在副驾驶座上并没配备气囊,加上她没系安全带,她被猛地向前甩到了仪表盘和挡风玻璃上,接着又被弹回了前排座椅的背上。秦倩虹的头以一个古怪的角度撞在了仪表盘和挡风玻璃上,一下子折断了她的脖子。
  她所见到的最后的尘世的景象就是一串闪亮的光环,她的一缕香魂离开了她的躯体,袅袅地升入了天堂。秦倩虹那美丽的褐色眼睛直直地盯着天上。
  这时候,刘红军渐渐恢复了知觉,头还是晕晕的,脖子和后背也很痛,他转向了他的新娘,她的脸上还保持着他在撞车以前看到过的那副亢奋的笑容。他呼唤着她,却没有得到回应。刘红军探出身去,触到了她,想要在她的手腕跟脖子上摸到一点搏动,可是他没有摸到。他的妻子已经死了,这个事实在刘红军心里越沉越深。他扶起了秦倩虹的身体,她的头向右边骨碌了过去,有一缕鲜血从她的右嘴角出沁了出来。他摇着她的头和身体,把她紧紧揽了过来,叫道“老天,为什么,为什么要夺走她”。
  这时候,那个小面包车里的女人忙着回头看着她那拴在后座上的5岁大的儿子,他看上去受了惊吓,但是没事。她抓起了她的手机,从已经瘪了下去的气囊后边爬了出来,拨打了110。她尽可能清楚地向接线员报告了所在的位置,然后,她打开了面包车右侧的车门,去查看另一辆车里坐着的人的情况。她来到这部车的驾驶座这边,惊慌地往里看去,就见刘红军正抱着他的新娘的了无生气的身体。
  几分钟以后,一辆救护车从设在附近一个小镇上的救援站点赶到了现场,紧跟在他们后面的是一辆高速公路巡逻车。他们一同好不容易才把刘红军从秦倩虹的身上拉开。救护车上的一个救护人员觉得他似乎感觉到了一点微弱的脉搏,于是,他们在秦倩虹的脖子上安了个护套,把她的身体搬到了一张轮床上,开始做人工呼吸。
  在巡逻人员讯问刘红军和面包车驾驶员的时候,一个救护人员撩起了秦倩虹的上衣,解下了她那黑色的蕾丝胸罩,在他们为她做心脏按摩和人工呼吸的时候,她那丰满的乳房颤动着。他们一直做着,直到医生到场开始检查秦倩虹的生命体征。他没有发现生命的迹象,就签署了诊断书,说没有必要再继续抢救了。他俯下身,替她合上了眼睛。这时候,一条床单盖住了年轻的秦倩虹刘红军太太的尸体。她的蜜月转瞬之间就无可挽回地结束了。
  到了这个时候,事故现场已经乱哄哄的挤了一大堆司法和医护人员,验尸官来了,指挥把秦倩虹的尸体运到县里的验尸房去。那部在秦倩虹身上白白忙活了一阵的救护车被指派用来运送她的尸体,同时,巡逻人员也完成了对刘红军和那个开面包车的女子的问询,她承认在她的儿子想要从座位里出来去够他掉落在后座上的饮料的时候走了神。她和刘红军都处于一种情绪很不稳定的状态,他们就和她的儿子一起被送往当地的医院去作检查。
  床单覆盖着的秦倩虹的尸体则被装在了救护车上,准备运往验尸房,一个救护员跳进了后车厢,和尸体呆在了一起。他们行进到半路的时候,他揭开了床单,想要仔细瞅瞅这个年轻女子,他欣赏着她那包裹着丝袜的晒过日光浴的长腿,两手把她的上衣推了上去,触摸着她正在渐渐变凉的丰满的乳房。从司机那里传来一阵叱喝,说这样要给他们惹麻烦,他才拿开了他的手,把她的上衣重又拉了下来。但他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和渴望,他的手这会儿又伸向了她的短裙,慢慢地把它向着她的腰间拉去,直到她那片没有穿底裤的毛丛显露了出来,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伸出戴着手套的手在她的两腿之间摸弄着,结果又被司机斥责了一遍,只好把秦倩虹的短裙拉回原处,把她重新用床单盖好。这时,他们已经来到了验尸房的接收区里面。
  当这个年轻新娘的尸体被人从车上搬下来推进验尸房的时候,验尸官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他已经和在现场宣布她死亡的医生讨论了关于她死亡前后的情况。
  他的妻子正在家中举行一个星期六的晚餐会,他就要迟到了,就想赶紧把手上这事办了。
  等到秦倩虹被搬到了一张不锈钢台子上以后,验尸官揭掉了盖在她尸体上的床单,他匆匆检查了一下她的脖子,就决定没有必要再进行解剖了,致死的原因是冲撞引起的损伤和她脖子的断裂。他交代验尸房里的年轻值班员去处理她的尸体,等到她的家人选好了殡仪馆之后与馆方进行联系,他说这些可能会在第二天上午进行,交代值班员把她脱光了以后清洗干净,然后把她放进冰箱里。然后,验尸官就离开去参加聚会去了。
  今天晚上的验尸房值班员是李强。李强是个学医的二年级学生,专业是病理学。他作为实习生工作了一个夏天,在下个星期的中间就要返回学校去了。在平时,杨清杰都会和他在一起,不过这个周末,杨清杰请了假,大伙都觉得李强可以一个人顶下来。
  李强看着验尸馆从停车场里把车开出来走了,就又回到了尸体的旁边。李强从上到下打量着她,这么个漂亮的女人竟然死了,真是可惜,听验尸官说,她还是个正在度蜜月的新娘。他搬起秦倩虹的头,把颈垫放在了她那折断了的脖子下面,伸出双手把她的针织衫和胸罩拉到了她的头和肩膀上面,又一次抬起她的头,把她的针织衫和胸罩从她的头和肩膀上拉了下来,然后重又把她的脖子放到了垫子上面,她的头则耷拉在了台子上。
  天,多么性感的身体啊!只有比基尼泳衣在日光浴时留下的一点小得不能再小的印记。李强走到台子的另一端,把那双黑色的高跟鞋从她的脚上脱了下来。
  这时,他解开了那条黑色迷你裙的纽扣和拉链,把它从她那漂亮的臀部拉了下来。
  试想一下当他看见她那没有穿内裤的阴部时的那种吃惊的感觉。他盯着她那优美的曲线,一边用手指把她那齐着大腿根的长统丝袜顺着她那诱人的长腿上卷绕着脱了下来。
  李强想要再好好瞧瞧这个年轻女人,事实上,他想的不光是这么看看!他想要奸淫她年轻的尸体。他回想起来,个大约一个月以前,有个因为骑摩托车闯祸死了的35岁的女人被送了进来,在他剥光了她的身体,嗅到她那死了的阴部的气味的时候,他简直受不了了。他只觉得欲火中烧,只是当时杨清杰在场,他只好忍着什么事都不能干。但今天晚上只有他一个人。他走过她的身边,在膝盖的位置把她的两腿分开。李强可以闻见她死了的阴部发出的气味,忍不住想要尝一尝,他已经很久没尝到这样的味道了。
  在他退下他的长裤和内衣的时候,他的小弟弟充分地“警觉”了起来。他把秦倩虹的双脚又拉开了一些,爬到了台子上面她的两腿之间,把他的鼻子埋进了她裸露着的私处。他开始舔着并且吮吸着她死了的阴部,紧接着又把他的舌头尽可能深入地伸进了她那条肉缝。接下来,李强一边品尝着她,一边用手交替地抚摩着她的两只性感的乳房。等到他把她那里搞得足够润滑以后,李强爬到了这个死去了的新娘的身上,把他那跃跃欲试的家伙插了进去。在他抚摩着她的脸,对着她的嘴唇给了她一个吻的同时,他用他那又大又硬的家伙全力抽插着她。她的阴部紧紧的,随着每一次抽动,似乎还在那里挤压着他的小弟弟,让他十分兴奋。
  秦倩虹刘红军太太,在昨天晚上和今天早晨还和她的丈夫尽情享受着“性福”,这会儿却在死了以后被李强奸淫了。
  与此同时,在当地的医院,刘红军正在接受检查,以便确定他是否受了严重的伤害。虽然他被使用了适量的镇静剂,秦倩虹尸体的形象还是始终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他在他们蜜月的头一天就失去了他最好的伴侣和可爱的妻子。他又想起昨天晚上他们做爱的情景,她象事先答应的那样,把她那美丽性感的身体在新婚之夜完完全全地献给了他。他不知道没有她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开始抑制不住地啜泣起来。
  就在刘红军为失去他的新娘而思念哀恸的时候,李强却渐渐达到了他的高潮,一波又一波粘稠的精液深深地射进了秦倩虹的阴部。李强瘫软在了她的尸体上,过了一会,才从她的尸体里面抽出了他已经变软了的家伙,从台子上爬了下来。
  他注视着他的“冰恋情人”,笑着。他的嘴唇狂乱地亲吻着秦倩虹那冰凉苍白、微微开启着的双唇。他重新穿好了他的内衣和长裤,开始准备对秦倩虹进行清洗,弄干以后再把她放进冷库。
  在他清洗着她的肩膀,胸脯,腹部和两条腿的时候,他把水温调节到了温热的程度,然后他加大了水流,冲洗着她那浓密的黑色毛丛,把他的所有“罪证”
  彻底洗去,他又把喷洒的水流改变成集中的一股,塞进了尸体的阴道持续地冲着,直到从她体内流出来的都是清水。做完了这些,他关上了水,开始用一条大毛巾擦干秦倩虹的尸体。在他擦着她的尸体的时候,他想起了她的丈夫来,这么一个大美女实在是不该变成停尸房里的一堆死肉。她被弄干了以后,他把她放进了冷冻箱的一个抽屉里,用一条床单盖住了她。
  李强把秦倩虹的衣服放进了一个塑料袋里,把验尸官放在另一个塑料袋里面她的手袋拿了起来,打开来低头一看,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就塞在最上面。他笑了起来“我知道他们有多消魂了”,“我想她的老公在新婚之夜一定好好满足了一下,这肯定会使他终身难忘的。”李强收拾好了东西,等着下班。早上7点半的时候,验尸官来了,他也该下班了。秦倩虹和刘红军的父母连夜赶到了,同时,那天早上,刘红军也从医院里出来了,他们在前往刘红军和秦倩虹生活过的城市的途中到验尸房看了看。验尸官被告知一家殡葬服务公司将处理秦倩虹的葬礼,殡仪馆接到了电话,已经派开着灵车来取回这个年轻新娘的遗体,来回的路上各需要长达6个半小时车程。
  那个星期一下午的晚些时候,潘兵和他的妻子付敬权(Carol )和刘红军,他父母以及秦倩虹的双亲见了面,商讨了葬礼的安排,决定先将她进行防腐处理以便供人瞻仰。接待来宾进行遗体瞻仰的时间就定在星期二晚上7点到9点,秦倩虹的葬礼则在星期三上午11点在她和刘红军于上个星期六晚上举行过婚礼的大教堂进行。虽然有点不情愿,刘红军还是顺从了她父母的意愿,把她葬在她老家,她父母还住着的那座城市里属于牛二家族的地下墓室里。
  在墓地举行的仪式和正式的下葬安排在星期四下午三点,以便灵柩和家庭成员以及吊唁者能够前往300英里以外她的老家。
  那天深夜,乔治卡朋特也回来了,运回了秦倩虹的遗体。他一到,潘兵和付敬权立即就开始着手进行防腐处理,尸体被放在了台子上,防腐液通过位于脖子左边和大腿上的小切口注了进去,同时血液从一条颈部的静脉排出来,潘兵活动着尸体的胳膊和腿,好让防腐液分布均匀。等到灌注和排放工作完成以后,动静脉血管就被封闭了,秦倩虹的尸体被放入冰箱过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早上,防腐工作继续进行,付敬权帮着潘兵取出了秦倩虹那失去了生命的棕色眼睛,代之以椭圆形的填充物,然后用胶封闭了眼皮。一团棉花被尽可能深入地塞进了喉咙里,接着,嘴唇也被胶固定了位置,浸透了杀虫剂的棉球塞进了两个鼻孔里。在付敬权的帮助下,潘兵把这具曲线玲珑的尸体翻了过来,肚皮朝下,走到了操作台的中部。分开了那两条比例完美的长腿,潘兵把一截塑料管子塞进了尸体的直肠,只剩下头上的一点点露在肛门外面,一个硬泡沫塑料塞子塞住了管子的末端,以备下葬以前需要通水排气的时候使用,管子的外面涂上了胶,起到封闭肛门的作用。
  等到把尸体重新又翻成脸朝上以后,另一根管子向上插进了这年轻新娘的阴道,一直插到了她的子宫颈,然后,阴唇被缝合起来以便封闭管子周围的缝隙,在管子周围和缝线的地方也都涂上了胶,把阴道密封了起来,用硬泡沫塑料塞子堵住了还微微突出在阴道之外的管子末端。
  刘红军决定秦倩虹应该身着她婚礼时穿戴过的衣服和首饰,但刘红军太伤心了,没法自己来,这些物品就由秦倩虹和刘红军二人的母亲送到了殡仪馆,她们还在离开殡仪馆回家以前选好了棺材。
  付敬权帮着潘兵替这个年轻的新娘穿上了为她的葬礼准备的衣裳,一条白色的蕾丝内裤套上了她的双脚,顺着她那性感的长腿拉了上去直到穿在了合适的位置,透过花边,她那黑色的阴毛显露出来,她阴道里插着的那根管子的末端也在她的两腿之间凸显出来。长达大腿的白色蕾丝丝袜从她的脚部开始向上卷绕着展开,套到了大腿中间的位置穿好。潘兵搬起了尸体的头、脖子和肩膀,好让付敬权把一副无肩带的胸罩套在秦倩虹那丰满而坚挺的乳房上,从背后扣好,一双白色的高跟鞋穿在了她的脚上。
  这时候,潘兵把尸体搬到了另一张台子上以便付敬权可以清洗并梳理她那头暗色的头发,付敬权拿出了那张秦倩虹的母亲拿来的婚礼上的照片,确保秦倩虹的尸体看上去尽可能地接近她婚礼那天的样子。等到秦倩虹的头发被清洗完毕梳理好了之后,潘兵和付敬权把最终的效果和照片做了比较,都满意地点了点头。
  现在该是穿婚纱的时候了,潘兵和付敬权搬弄着秦倩虹的尸体,忙活了一阵以后,终于把这件美丽的婚纱穿好了。接着,潘兵把这个新娘搬到了她灰色的棺材旁边,轻轻地把她放了进去,在付敬权拿来了化装盒的时候,他用几条毛巾盖住了她婚纱的上半身。照着婚礼上的照片,她用眉笔修饰了尸体的眉毛和睫毛,然后在尸体脸上涂了胭脂和别的化装品,嘴唇上则轻轻涂抹了一层樱桃色的唇膏。
  潘兵这时拿了一个小小的首饰盒出来,他把一对钻石耳环递给了付敬权,由她替秦倩虹戴在了耳垂上,一件钻石项链套在了尸体脖子上,秦倩虹的表也戴在了她的右手腕上,接着,钻石的定婚戒指和她的结婚戒指套在了她的手指上。这时候,为准备她的葬礼,她已经穿戴得象她准备婚礼的时候一样的漂亮。一枝深红的玫瑰花被放在了她的手中,然后,她的手被交迭着放在了一起。潘兵和付敬权退后了一点,欣赏着他们的“作品”。显然,这个年轻的新娘是他们从事这个行当二十年来所处理过的最最漂亮的尸体。
  那天下午的晚些时候,刘红军和双方的家人前来进行了家庭内部的瞻仰,当他的美丽新娘的尸体映入眼帘的时候,刘红军一阵天旋地转,在其他的家庭成员瞻仰遗体的时候,他却不得不被扶到边上的长椅上。当刘红军恢复平静,独自走到秦倩虹的棺木旁边的时候,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掉下泪来。他转过身,点点头,对葬礼筹办人的工作表示满意。他俯下身,紧紧握着秦倩虹那冰凉僵硬的左手,接着,出乎人们意料地吻了她樱桃色的双唇。然后,刘红军以及双方的家人便回到了他父母的家中。
  当晚,吊唁的人们庄重地在这年轻新娘的灵柩前鱼贯走过,几乎所有的妇女都在拿手帕抹着泪水,在看见这具躺在他们面前的娇艳的年轻女尸的时候,有不少男人的那玩意竖了起来,他们赶紧想要遮掩。所有的吊唁者都对这个婚姻还没真正开始就终结了的年轻新郎怀着深深的同情。当所有的家人和吊唁者走出去了以后,潘兵合上了棺盖,准备把她运回她的家乡。
  第二天下午,在牛二家族的地下墓室外面,敞着棺材举行了下葬前的仪式。
  当盛着他可爱的新娘的棺木最终合拢了盖子,被搬进墓室放进了地穴的时候,刘红军崩溃了,哭泣不止。一块混凝土盖板移过来,盖在了棺木上面,地下墓室通向外面的门也被锁上了。
  在出席下葬仪式的那些人里面,有个名叫牛二的是秦倩虹的表兄,他有好多年都没见过她了,要不是他母亲一再坚持,他十有八九不会露面的。他惊艳于这具美丽的艳尸,但她佩戴着的看起来很值钱的首饰才是真正吸引他眼球的东西。
  他是当地新车专卖店的一个技工,当他第二天回去上班的时候,他和一伙的另一个叫张三的技工谈起了有关参加他那死于蜜月之中的表妹的葬礼的事情,牛二还提到了那些和她一起埋葬了的闪亮的珠宝。
  为了不引起牛二的疑心,张三只是不动声色地记下了地下墓室所在的墓地的方位,在表达了他的哀悼之后,他和牛二回头工作,但张三始终惦记着那个年轻新娘和她的珠宝,到了那天下班的时候还是念念不忘。他开车在墓地边上走了一趟,注意到那是个很老的墓地,而且看起来并没有人看管。他下了车,找到了牛二家用做墓室的地窖。
  当天晚上,张三给他的朋友黄顺生打了电话,告诉他说他要在星期五夜里找他帮忙。他没跟他说都是什么事,但黄顺生估计这回又该是一次入室偷盗,就象他从前帮着张三干了好几次的那样。试想一下,当张三把他拉上车,开车来到墓室附近的一处偏僻的地点的时候,黄顺生的那种意外的感觉。在张三向他说明了关于那些珠宝和这个年轻新娘的事情以后,他还是觉得有点不自在。
  进入地下墓室对于张三来说很容易,门上的锁一下子就被打开了,张三和黄顺生拿着两根撬棍走了进去,找到了标着“秦倩虹刘红军”的墓穴,他们用撬棍把那个混凝土盖板移动到了另一个墓穴上,然后,张三把他的撬棍挤进了棺木外边的缝隙里,费了一通力气之后撬松了棺盖。慢慢掀起了棺盖的上半截,当他看见这个年轻美丽的新娘的时候,张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表兄说的没错,她很漂亮,那些首饰也是,当然,那些首饰是真正吸引他来这里的原因。
  他叫黄顺生把棺盖的下半截也打开,这点事用撬棍几下子就搞定了,接着,他们就整个看见了这具娇艳的尸体。张三从她的耳垂上除下了钻石耳环,把它们放进了他的口袋。他叫黄顺生把尸体拉起来,但黄顺生并不想去碰这具女尸,但张三一再坚持,于是,在棺木靠头的位置,黄顺生把尸体的头和肩膀拎了起来好让张三把项链拿下来,然后把她重新放下。
  张三从尸体的手腕上卸下了表,从她的手指上褪下了戒指。黄顺生准备开路了,但张三并不急着走。他的那玩意在他看见这个美丽的死去了的新娘的时候硬了起来,他忍不住想要占有她。在黄顺生很勉强的帮助下,他们小心地把那件婚纱从秦倩虹的尸体上脱了下来,当那条没有肩带的白色胸罩被除掉以后,她那性感而坚实的乳房显露了出来,看上去十分鲜嫩。
  这时候,张三拉住了那条白色的蕾丝内裤的腰带,经过尸体的臀部、腿和脚,把它拉了下来。他一眼看去,却生出几分疑惑来,紧盯着那根从那缝住了的阴部突出来的塞住了口的管子。不过他还是想要猥亵一下这个死去了的年轻女子,他拿出一把大号的折刀展了开来,出乎黄顺生的意外,张三动手把那些胶扯掉,还割断了那些把秦倩虹的阴部紧密固定在那管子周围的缝线,等到这些缝线和大部分的胶都被除掉了以后,张三一把抓住了管子的末端,把它从尸体的阴道里猛地拉了出来。张三把她拉了起来重新放回了棺材里面,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了一管凡士林油膏来,他俯下身,往她那冰凉的、在死了以后变得有点松弛的阴部里面挤了一点,他把他的中指插了进去,开始用手指奸淫秦倩虹死去了的私处。
  他脱下了他的鞋、长裤和内裤,爬到了秦倩虹的尸体上面,把她那漂亮的双腿分得更开了一点。张三在那冰凉的樱桃色的红唇上深深吻了一口,把他那坚挺的家伙猛地塞进了尸体的阴部,开始用力地、长时间地抽插起来。在墓室的入口处望风的黄顺生无法相信张三竟然如此“饥渴”,居然会去奸淫一具尸体,但他确实在这么做,而且从他弄出来的声音看,他还非常满意。张三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到他再也控制不住了,随着最后的一下猛插,他把他那滚热的、粘稠的精液深深地射进了这个死去了的新娘的阴道里。
  有好一会儿,张三喘着气,瘫软在她身上,然后才抽出了他那还没完全变软的家伙,从棺材里爬了出来。“这一下干得真过瘾”他对黄顺生说“连一个子儿都不用花”。张三弯下腰,脱下了秦倩虹的白色高跟鞋,把那双蕾丝长袜也卷绕着从她的脚上脱了下来。这时候,秦倩虹刘红军太太美丽的尸体在她的长眠之处变得一丝不挂了。
  张三的精液从她的阴部漏了出来,向下流到了那根被殡葬人员插在她屁眼里的管子周围。张三和黄顺生又最后看了一眼,然后合上了棺材的盖子,把那块沉重的混凝土盖板又移回来遮在了棺材上面。确信所有那些首饰都还在他的口袋里,张三拾起了那件婚纱卷了起来,同时黄顺生拿了那些内衣和鞋。出来以后,张三修复了用来上锁的门闩,接着锁好了门,你根本就看不出来今晚在这里发生的一切。把这些东西放进车里之后,他们飞快地消失在了夜色之中。第二天夜里,张三卖掉了那些首饰,以及婚纱和鞋,他同意黄顺生拿走了胸罩、内裤和丝袜,去送给他的女朋友。
  三年以后,刘红军依旧沉浸在因失去了他那可爱的新娘造成的悲痛只中,他时常在那场车祸的噩梦中惊醒,他没有一天不想起秦倩虹,偶然,这些思绪也会回到他和他可爱的妻子在事故之前所经历的短暂的欢乐时光里。那个开着面包车迎头撞上这对新人的妇女被指控负有“越过中线”的责任,被判定“车辆肇事致死”,承受不了她杀死了这个年轻新娘的现实,她的婚姻崩溃了,她在一年后死于自杀,遗体被火化。同时,黄顺生正在服他的第二年徒刑,他因一系列的抢劫和盗窃被判了7年,不过这些和秦倩虹刘红军的事倒是没有关联。
  张三三个月前死于爱兹病,他是在墓穴行窃之后过了一个月左右去逛窑子的时候从一个妓女那里染上的毛病,他给这个妓女的钱就是他卖掉秦倩虹的首饰和婚纱的所得的一部分。李强费舍尔,那个年轻的验尸房值班员,这时候正在秦倩虹家乡附近的一座大城市里的医院接受他作为病理学住院医师的培训。自从他和这个年轻新娘的事情以后,三年里,他乘着单独和他的一系列女“病人”在一起的机会,通过她们满足着他的欲望。秦倩虹刘红军太太那赤裸裸的尸体,则躺在牛二家族的地下墓室里面慢慢地腐烂着,这个年轻新娘在最后遭到的凌辱始终没有被人发现。